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原刘林林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当过工农商学兵,当过知青,69年底参军,进厂当过工人,当过公司公安处干警,当过社区书记,现退休。也可看我的太原刘林林新浪博客。因为最近新浪博客文章能进入微信,所以很多新文章就写在新浪博客。请看太原刘林林新浪博客或搜索刘大龙1952新浪博客。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母亲王芙蓉(太原刘林林)  

2016-03-20 13:07: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母亲王芙蓉(太原刘林林)

 我的母亲王芙蓉(太原刘林林) - tyysjldl - 太原刘林林博客

 

我的母亲王芙蓉,1929年出生,山西省忻州奇村人。她的名字有芙蓉二字,我查了字典,芙蓉是一种花,以成都的最为出名,山西这个地方似乎很少。我想着这和我父亲刘仁义有关,我父亲参加八路军时,也就是一个初小水平,但这个水平在当时的八路军里,也算一个小知识分子,也就被领导挑选为电台报务员。我记得近年我回家乡参加一次活动时,家乡人写我母亲的名字是叫王福鱼,大概是我妈随军后,我父亲嫌福鱼这个名字土,给我妈起了个王芙蓉的名字。

我妈生在旧社会,不识字。她经历了日本侵略中国带来的苦难生活,姥姥孙双梅实在是一个命苦的人,40岁时死了丈夫,成了一个寡妇,带着4个孩子,在那个兵荒马乱日本鬼子横行霸道的年代,过着艰难困苦的生活。大儿子被国民党军队抓去当兵,被解放军俘虏后又参加了解放军,在一次战役中脑袋受伤,复员后不久即去世。大女儿(即我的母亲王芙蓉)17岁出嫁,嫁给了已参加八路军的父亲刘仁义。父亲当兵不在家,母亲就住在父亲的家乡刘家庄,但也经常回娘家居住。家中没有男劳力,9岁的二舅下身没穿裤子就拿着锄头随姥姥下地干活。后来我妈告诉我,姥爷去世后姥姥整天哭哭滴滴,母亲从小就承担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背着一个,拉着一个,或在家或在村里的小街上、邻居家。

  我曾经问母亲,刚解放太原时,你和其他几个姑娘怎样从忻州奇村刘家庄村走到太原找父亲的?母亲说,她们走了三天才到了太原。在路上饿了问乡亲们要点水,就着点干粮吃。夜晚了求乡亲们留个宿。到了太原也没找着当解放军的父亲,那时候太原刚解放也乱,最后和几个姑娘逛了下晋祠回家了。从忻州乡下到太原有100公里,那时的路也不好走,而且还是在战争年代,炮火连天,。我真佩服母亲的胆量,吃苦的精神和爱情的力量。现在的20岁姑娘,就是20岁的小伙子,也没有我母亲当时吃苦的劲头,不得不佩服当时的人真有吃苦的精神。

父亲后在解放军铁道兵5师,上世纪60年代初任铁五师23团通信股股长,月薪126元,这在当时是不小的数字。母亲在1960年带着我和妹妹、弟弟,来到云南宣威,因为铁五师修建贵昆铁路。因为那时家乡比较贫穷,奶奶去世,爷爷老了,还有上学的二叔,比我大三岁的三叔,都需要父亲资助。母亲这边,舅舅已经到了成婚的年龄,家庭那么贫穷,没有钱谁家的姑娘嫁给你。因此为了给谁家寄钱,成了父亲、母亲吵架的根源,我是家中老大,我见证了这段历史。母亲吵架出走,让我揪心。

由于母亲资助,舅舅成了亲,盖了新房。母亲确实功不可没。后来看了舅舅的儿子润林主持起草的悼念他父亲的悼文,对我母亲有恰到的评论,我心中感到欣慰

 

文化大革命中,我遭受了一次苦难。我在学校文革运动,开始时似乎有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怀着对伟大领袖毛主席无限忠心的思想,敢于辩论,敢于出面,被对方学生组织所怀恨,所以他们对我策划了一次抓我的行动。在1968年的初春的一个下午67点钟,他们来了十来个人,到家来抓我,我躲到后一排平房记不清谁家时,还是被他们抓走了。他们左右各一人抓住我的左右胳膊,中间又有一人扯住我的头发,把我推在马路上小跑着,带进大礼堂台上的一间房子里。他们对我进行殴打,还用带电的电线电我。我当时还不到15周岁,确实把我吓坏了。他们大概在10点以后放了我,让我在第二天继续来交代我干的“坏事”。

我回到家中后,母亲正在悲痛,看见我回来大喜过望,觉得还是赶快逃跑。她当时还怀着我的妹妹,大概有6?7个月了,挺着个大肚皮。因为当时父亲在成都也在躲避,所以决定逃往成都。都江堰距离成都有50多公里。我和母亲趁着夜色,丢下了年幼的妹妹、弟弟,步行先去都江堰汽车站,路上有二十里路。我们怕他们发现追踪,沿着山间小路,摸着夜色,妈妈怀孕走路很不方便。现在我想起来,还是要感谢伟大的母爱,只有母亲才会为你付出一切。我们走过岷江上摇摇晃晃的索桥,到了对岸,来到一个单位的门房,妈妈说明了情况,当时门房的老师傅很同情我们,让我们歇了几个小时,因天黑看不见路。在凌晨四、五点钟时,我们到了当时还叫灌县的汽车站,东张西望,看看有没有抓我的人,买了车票,到了成都,来到父亲身旁。过了一个星期,写信给大妹,让她带着两个弟弟也来到成都。那么小的年龄,能在家中照料两个弟弟,把两个弟弟带到成都,确实不简单。

东坡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我们从人们对亡者的哭泣哀痛中认识到原来死亡对人生来说是一件最痛苦最伤心的事。人生之痛最大莫过于死亡。老话讲,人生之痛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2007年我45岁的弟弟患癌症去世,我的母亲,哭得泪水长流,一声声唤着儿子的名字,:儿啊!儿啊!我的儿啊!你嫩崽崽就去了。”母亲的哭声让我们受不了了,上天啊!你为何这样无情?为何要夺走一个年轻的生命?我们弟兄、姐妹的泪流满面,哭泣不成声,恨不得把我亲爱的弟弟哭醒,总感觉这是一个,只是这个梦做的残忍些。可是始终是事实。之后的几年中,我们兄弟姐妹的悲情冲淡了一些,但母亲却是经常泪水长流,动不动就想起去世的儿子,哭的我们也热泪盈眶。白发人送黑发人太让人揪心了。

解放后母亲随军,1956年在福建,当时父亲铁道兵五师正在修建鹰厦铁路。1960年在云南宣威,父亲他们修建贵昆铁路。1966年在四川都江堰,父亲调到基建工程兵61支队修建映秀湾水电站。1974年在河北迁西,父亲部队修建潘家口水库。我的母亲她选择了军人,就注定着要与付出坚强等字眼相伴。她没有豪言壮语,没有惊天动地的英雄壮举,而是默默地奉献,有人比喻说:如果人民军队是长城,那么军嫂就是稳固、连接长城的垛口。这句话诠释了军嫂无私奉献的精神。随军期间,抚育儿女,支持丈夫工作,解除了丈夫的后顾之忧。当军人获得荣誉时,他们往往深情地对自己的妻子说,军功章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

我的母亲王芙蓉(太原刘林林) - tyysjldl - 太原刘林林博客

                                                                  2009年在北京

六十多年过去了,如今的他们虽然身体已经不如从前,前几年他们还每天手拉手,一个是耳聋眼花,一个是因几次骨折落下的腿脚残疾,依旧相伴如初,行走在旱西关附近,他们那份彼此的携手、共老的情爱就像一幅美丽的夕阳图画。

我的母亲王芙蓉(太原刘林林) - tyysjldl - 太原刘林林博客

                                                                 家庭照片

但是岁月无情,父亲已88周岁高龄,眼睛看不清、耳朵听不见,生活全靠87岁的母亲照顾。母亲也是残疾人,早年摔断胯骨落下残疾,今年又得了腰间椎盘突出症,前些天心脏也有些毛病,病稍有好转又要照顾父亲。我们其他三个子女也竭尽全力照顾父母。

有些朋友也羡慕我们,他们说你们这么大岁数还有父母亲,是啊!有父母在就有家,父母爱我们,我们爱父母,亲亲一家人,这就是我们的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